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綜合頻道 > 大民討說法

仙居:后續:房子被拆 兒子爭奪安置房

大民討說法 責任編輯:泮昊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11日 10:22 閱讀次數:56次
  • 精彩推薦
  • 今日熱點
  • 往期節目
正在加載…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您可以關注《臺州在線》微信公眾號
    字號: T | T

    視頻位于1:10


      我們欄目曾報道仙居村民鄭桂鳳家的房子在沒有本人簽字的情況下被拆除的事,原來是他的兒子陳文武沒有得到母親同意,私自在拆遷補償協議上簽了字,造成母親的房子被拆,還損失了不少東西。鄭桂鳳的老房子拆除后將得到三套安置房的補償,針對三套安置房的分配問題,雙方起了爭執。最近,記者和人民調解員林文虎老師趕赴仙居,希望對此事進行調解。

      記者來到鄭桂鳳所在的仙居縣南峰街道水孔頭村村委會時,看到三樓會議室已經坐了一屋子人,村干部介紹說,這里除了鄭桂鳳一家三口,還有村兩委成員、鄭桂鳳和前夫的兒子陳文武、鄭桂鳳前夫以及親戚等人。調解員林文虎首先提出一個初步方案。

      調解員 林文虎:“畢竟是你的兒子,畢竟是你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你這是割也割不斷,那么(和)兒子的關系不好?那么你的感情也不好。比方說把這個房子給一間給他,你有三間給一間給他,給一間他的妹妹,這也是比較通情達理的,但是你的顧慮我們也要考慮。什么呢?就是在贈予,寫給兒子叫贈予,不是分割,知道嗎?分割在法院已經分了。贈予給他的時候附加條件,一個對兒子是一種制約,你以后孝敬不孝敬老人,不孝敬 老人你會有什么后果,促使他兒子要孝敬你。”

      林文虎說,根據法院判決,拆遷后分到的三套房子都屬于鄭桂鳳,考慮她兒子陳文武的要求,可以有條件贈予,以保障贈予人鄭桂鳳的利益。

      調解員 林文虎:“搞一個什么贈予協議,協議有兩點必須要明確。第一點,贈與給你兒子,你兒子必須孝敬,贍養老人。過去母親對兒子叫做撫養,在你18歲之前撫養你叫義務,/到老人老了以后,60歲以后老了,不能動了,你兒子對老人贍養也是法定的義務,而且這個義務不管他東西給你不給你,你都有這個義務。我就現在跟你說明是這么個情況,所以說以后要贍養,那么贍養怎么個贍養法,我們也可以商討,或者今天把它定下來,這是一。第二當你沒有盡到贍養義務的時候,母親有權收回這個房子。”

      說到贍養問題,鄭桂鳳的兒子陳文武情緒激動,他認為母親鄭桂鳳當年離家出走嚴重傷害了尚未成年的自己。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律師,我還要問你一句。父母要養子女,18歲是不是?你剛才也說了,那我就問一句。問我媽有沒有良心?我17歲的時候,她跟他好了之后跑了。(那時候快18歲了)跑了之后把我給拋下了,自己人一個人跑了。(那你后來跟我去沒有啊,在外面做生意去了沒有啊)我在學校,人家都知道,人家都在背后罵我,你媽做婊子跟人跑了,(我問你,是我把你送到學校里的嗎?)我低著頭做人啊,(你學校是不是下半年我給你送去的?下半年是我送你去的嗎?)這些都可以查證的都有的,跑不了的。”

      對于調解員提出母親有條件贈予一間房產給自己的建議,陳文武持不同意見,他認為拆遷后的補償安置房應該歸他爺爺所有。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當年嫁到我家之前,我爺爺就房子造了,現在我爺爺還沒死呢。那他有沒有資格享受?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剛才也說了 要孝敬父母,這個房子是老人的 老人留給下一代的,問題是老人還沒死呢。那你這個問題當時在法院為什么不提出來?法院也提過,他這個判決書,還有一張調解書的,已經提過了。”

      而鄭桂鳳認為,關于拆遷地塊的所有權,法院判決書有明確體現,沒有任何爭議。記者在仙居縣人民法院(2013)臺仙民初字第819號民事判決書上看到這樣判決:坐落仙居縣南峰街道上塘園巷1——3號的兩間二層樓房、空屋基一間、豬欄基一間歸原告鄭桂鳳所有,駁回被告陳銀弟提出上塘園1-3號房地產屬于其父親陳由火的請求,法院認為依據不足。被告陳銀弟對初審法院的判決不服,提出上訴,二審臺州中級法院維持了原判。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二審判了我也不服。”

      調解員 林文虎:“那么我請檢察院你來幫我把案子再審查一下。如果你認為這個是妥當的,把我分了。如果你認為不應該把我爺爺的房子分了的,那么就檢察院提起抗訴,就兩個途徑。”

      調解員提出的方案被陳文武拒絕,他甚至拿出媽媽當年離家出走的事,認為母親虧待了自己,應該給予補償。同時,他表示對兩級法院的判決不服,不愿意執行。那么,這起糾紛將如何進展,當天的調解能成功嗎?稍后請繼續收看。

      歡迎回來,前面說到,鄭桂鳳母子不僅沒有形成統一意見,而且裂痕越來越大,那母子之間會不會獲得諒解,事情會不會有轉機呢?

      現場的爭吵愈演愈烈,甚至差點動起了拳頭,鄭桂鳳一家匆匆躲到一邊,以免出現肢體沖突。陳文武不同意調解員的提議,他向調解員表達了自己的要求。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媽雖然說拋棄了我,對我不好,畢竟她生了我,我只能說這個房子留出一套,給她住,幫她養老養過世,我只能是這樣說。就說這個房子要全部寫在我名下,我媽把我房子給她住,給她養過世,(我們今天就回去了,不調解了,你這個根本就沒有道理,除非把法院推翻,你拿拿看 拿得了拿不了,不可能的事情啊,和你提出這個條件)他為什么把我祖上的房子拿走?憑什么?(你問法院,法院判了以后)這樣說讓他去法院告嘛?他也不用告,就是按照正當的利益判了以后,你要你到法院告,要是這樣的話就沒辦法調了。)”

      對于完全無視法院判決的陳文武,調解員林文虎也只能表示無奈。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這個畢竟是我爺爺留下來的,總要留一套給我爺爺住吧。”

      調解員 林文虎:“那你借一套給爺爺就不給你,就這樣。”

      鄭桂鳳兒子 陳文武:“那我也要一套,還有我媽一套。”

      調解員 林文虎:“你要一套,你沒有理由,你憑什么理由?憑她是他的兒子嗎?兒子是繼承的事情。兒子是繼承的事情,是贈予的事情,沒有分的權利,這個你法律都不懂啊。/你聽我勸,你剛才這些講法啦都不現實的,我們要解決問題,跟村干部溝通,要鄭桂鳳退一步,她現在不退,因為你的態度傷了她/我的態度,那我問一下她的態度傷了我沒有?我在學校,個個罵我媽,做婊子的跟人跑了,我低著頭做人了,那我怎么辦?我就問著她該不該承擔一點責任。這個是過去的,你不能說過去了,過去的事情現在就要報復,這個是不對的,這個跟報復有啥搭界?她本來就做的不對,虧欠我的。你這個態度她就無法接受,母子就決裂,就講你絕對就決裂,你不會不認她,她也不認你,但是你要不要她的財產?我就肯定跟她說/你一點分都沒有,你相信不相信?叫派出所調解,就法院調解,都是這樣說。可以這樣說,(這樣做)你自己吃虧了,我告訴你。”

      調解員看到陳文武這里沒有回旋余地,就和鄭桂鳳的前夫——也就是陳文武的父親陳銀弟進行交流,沒想到陳銀弟的態度也是一模一樣。

      鄭桂鳳前夫 陳銀弟:“(老頭子,房子要給他一間。)給他是給他住,知道吧。本來沒有,不是由你來分,已經分清楚了,你還有什么分。這里法院都判了,你還要怎么樣?(法院這樣判不好用啊,不好用)由你說不好用就不好用的啊?那法院判的是一張廢紙啊?我問你,(不是廢紙,法院是公平的,這個人(法官)就是偏了)這個不能這樣說。法院公平的判決是不公平的。你這樣推斷理論不成立的。”

      陳文武一方無視法院判決的做法,讓調解無法繼續下去,調解員林文虎最后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調解員 林文虎:“因為有一審法院判決,也有二審法院的判決,都是維持原判。那么判決鄭桂鳳所得到的份額,應當說是合法的財產。假如說陳由火,他的老父親有疑義,說自己的份額,你們夫妻也把我分了。那么他只能向法院提出起訴,要求重新分割。如果法院受理了這個案子,而且開庭審理了,有了判決結果,那么我們就按照他的判決結果;如果法院認為原來的判決正確的,不予立案,不予受理,那么我們認為陳由火,就沒有權利再來主張/他兒子提出的要求他三套房子,這一套給他,這個是沒有理由提出來的。因為兒子現在分割母親的財產,兒子作為第三人,在他們夫妻分割財產有他的份兒了,所以對他母親這個份額沒有權利主張。那么如果說鄭桂鳳要給她一間,這是鄭桂鳳對他兒子陳文武法律上的贈予,贈予要她愿意,叫贈予她不愿意,你強求她一定要給我要贈予,這個是不現實的。”

      林文虎認為,調解是在尊重法律的基礎上,考慮人情,雙方各讓一步才能成功。

      調解員 林文虎:“哪怕意見最大的一句道歉,我對不起,我錯了或者什么,一下子就好了,知道嗎?三句講好,百事拉倒。就是這個道理。現在把今天好好的一個調解的場面,搞得這個樣子,對吧,我們還怎么做工作呢,誰說我沒勸你啊。”

      調解現場氣氛緊張,這次調解最終沒有取得突破。家庭情感的事情,誰對誰錯,外人很難說得清楚,對于母親的過往,上一代的恩怨,作為兒子的,在心里放下一些,比起一直揪住不放,可能自己心里能更好受些。對于財產的分割,還是應該尊重法律,尊重法院的判決。尊重法律,再能顧及母子之間的情義,坐下來的協商,互相之間還能保有一些情份,協商可能才有些效果,財產能分割清楚,骨肉血緣又怎么能割得干凈呢?


    文章來源:大民討說法
    0 /300
    驗證碼,點擊更換
    表情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